快捷搜索:  as

第四十七章 不思量,自难忘

阳光妖冶,白云在蓝色的天空中悠悠然地飘过,轻风轻轻地吹过,树叶在阳光下抖了抖。

只见树下的须眉,他俊美绝伦,乌玄色杂乱头发中模糊有些墨色的发带,深玄色的瞳孔竟泛起微微深紫色,显得加倍深邃,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,给人增加了一分冷酷。

他有着高挺的鼻梁、轮廓分明的嘴唇,把人衬得顽强中有些魅惑。阳光透过树叶折射下来的阴影隐瞒住了他优雅俊美的容颜,更令人感觉神秘莫测,虽然看不清他的容颜,然则让人能想象获得,那双茶色的眼珠里必然是平淡如水,却又冷若冰霜。

只见他在树下卖力地作画,他轻挥手,一道道文字跃然纸上,标致迷人。

忽然,属下冲冲来报:

“世子殿下,世子妃把尚府的儿子给揍了!”

只见宁宣的手毫无逗留,继承作画,轻飘飘地说道:

“为了让世子妃揍得尽兴,多派些人手,往逝世了揍!”

说出这话,仿佛就像是在说,本日的气象很好一样。

属下赶快擦了擦汗,应了一声,赶快起家带人手去帮世子妃揍人。

“世子殿下,太子妃把文府的花园给轰了! ”

正在湖边投食喂鱼的宁世子殿下,听到属下的开报,心坎毫无波澜,继承优雅地把食品投进鱼池,头也不回地说道:

“恩,去加焚烧候,把文府也一并炸了。”

左右的下人们都绝不颠簸了,仿佛是见怪不怪了。看着目下的世子殿下,那么地优雅,那么的俊秀,仿佛世子妃把天给捅了下来,他都能轻轻松松地给补上。

“世子殿下,太子妃她,落跑了!”

正在写书法的汉子大怒,把笔随意一丢,不停镇定的俊脸终于变了颜色,:

“抓回来,家法服侍,不,我亲身去!”

湖边,宁宣抱住了云七羽,把她定住,任由她大年夜叫,看着目下的人, 她的一绺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,弯弯的峨眉,一双丽目勾魂慑魄。

秀挺的琼鼻,粉腮微微泛红,滴水樱桃般的樱唇,如花般的瓜子脸晶莹如玉,如雪玉般晶莹的雪肌如冰似雪,身材曼妙纤细,清丽绝俗,煞是好看。当然,假如轻忽她正在大年夜喊大年夜叫的样子容貌。

云七羽解不开身上的的穴,她只能定定地站在那里,气得怒骂:

“我要和离,当初照样你骗我成婚的,宁宣,你这个大年夜忘八。!”

宁宣忽然神秘莫测地一笑:

“谁不离谁是孙子,不过孩子必须是我的!”

云七羽停住,

“什么孩子?”

宁宣上前解开她的定身,抱着她往世子府走去,

“当然是努力之后我们的孩子,娘子,你说呢,是不是。到时刻再离也不迟。”

云七羽无奈,为何当初她会被目下这小我迷惑住了呢,居然准许了他的提亲,那时刻,她肯定是鬼迷心窍了。

“我不管,我要和离,宁宣,你听清楚了没有!”

“是,娘子,我听得很清楚了,走吧,娘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